京师文旅集团_文旅战略研究_旅游目的地建设

| 旅游规划设计甲级资质 |

Latest news

最新资讯

Latest news

最新资讯

任何一座城市,都希望有一个活力四射的文化艺术街区,既能体现时代潮流,又能提升城市艺术品位。中国的城市艺术街区很多,但是有影响力和知名度的不多,既有知名度又能做到持续发展的更少,而且多数都沦为了商业消费街区。北京798艺术区作为全国艺术街区的标杆,曾经引领艺术潮流,但在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徘徊确使798进入到一个发展困境,梳理分析798的问题,对于探索城市艺术街区的发展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1
                             机缘

早在1995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为了完成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群雕,以0.3元钱(每天每平米)的低廉租金租用了两个近3000平方米的旧厂房作为雕塑车间,由此开启了798艺术区的发展历程。2000年前后,随着一批艺术家的迁入,这个被遗忘的角落开始声名鹊起。


798艺术区的前身是始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718工厂,在苏联援建的大时代背景下,798的建筑为何会具有如此独特的造型与美感,甚至2003年建筑大师扎哈看到798时,评价称之为是包豪斯世界上仅存的包豪斯工业建筑群。经过查证,718联合厂的设计图竟然是前东德的德绍工业设计院,而这个设计院正是包豪斯风格建筑设计的大本营。一时间,这个电器元件厂,实现了艺术价值上的华丽转身。包豪斯风格的建筑本身就有强烈的现代艺术气息,给艺术家营造了一种独特的创作氛围,而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又在潜移默化的去融入到这个环境中去,达到“艺术表达信仰”的目的,随处可见的涂鸦,放大了艺术家们自由自在的创作状态,也更容易让游客融入艺术的氛围中来。


不仅798本身的建筑艺术与环境氛围极具魅力,其发展也正好赶上了中国艺术市场急速发展的阶段。2008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经过短暂的调整后一路高歌猛进,挤入世界前列,并在2011年达到顶峰。不断攀升的艺术品价格刺激了艺术产业的发展,798艺术区一跃成为城市艺术街区的标杆,成为北京的一张城市新名片。

2
                          现状

在10年前,这里引领的现代艺术潮流宛如年轻人般风华正茂,而如今,游客多了,艺术家却走了,表面看似繁华,但这里的艺术氛围却已被商业气息完全挤压殆尽。

导游的扩音器响彻四周,旅游团队被带到固定的店家购买纪念品;仍有画廊人头攒动,但是墙上的画作却变为不同写真主题的背景板;所谓的创意工作室摆放着琳琅满目却又粗制滥造的手工艺品,商铺一家挨着一家,真正的画廊反而成了点缀。

今天的798完全不复当年的先锋、个性、创意十足,而是出现了明显的“逆淘汰”现象。最初缔造798的生力军早就离开了这里,798成为了小资和文青频繁光顾的地方,地摊工艺品集市越来越多,真正的创意产品确越来越少了。

798呈现出了与国外大多数艺术区相同的发展路径以及命运,以艺术始,以商业终,商业的繁华最终将艺术气息淹没。然而国外很多著名的艺术街区至少都经历了二三十年的时间,甚至可达半个世纪,其间可以涌现诸多艺术流派和艺术家,为当代艺术史做出贡献。但是本应处于上升期的798却为何如此缺乏生命力呢?究竟是艺术产业的宿命,还是商业必须付出的代价?

3
                            困境

从城市规划发展的角度来看,798艺术区充分体现了艺术的价值及其溢出效应,附近的商业和地产都因798的存在而得到很大的价值提升。但是艺术产业本身的特性决定了它的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跟不上其他行业的发展节奏,在开放的市场环境下,艺术产业初期就能产生较大的商业溢出效应,这也是艺术街区遍地开花的原因。但当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收益更多的替代产业出现后,真正的艺术就不再有竞争力了,这种被市场化、商业化扼杀的结果是艺术产业难以逃脱的命运。


798的繁荣也是中国艺术品大牛市的一个体现,但是牛市过后,随着希克和尤伦斯相继败走中国,远离中国大陆后的2012年,市场突然急转直下,开始持续下滑。不断攀升的艺术品价格原来只是浮华的表象,真正的艺术创新被艺术品的投机炒作所压制。缺乏原创能力再结合商业化的冲击,798迅速走向沉寂。在这种行业发展背景下,商业化带来房租成本不断高企,造成大量优秀艺术家流失,798的艺术生态进一步收到破坏。至此,798艺术区的发展陷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局中。

                          破局

总结来看,在艺术品市场整体低迷的背景下,虽说商业化倾向确实加剧了一些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所面临的困境,但是不能就此将商业与艺术对立起来,将目前的困局完全归咎于商业化,798本身还是存在诸多问题的。

时至今日 798的商家依然处于简单聚合的零散经营形态中,停留在卖作品、卖门票、卖活动、卖展览、卖餐饮的传统形态上,彼此之间没有协同效应。艺术家和艺术商人们依然在用摆摊的方式兑现价值,那么从观念到模式都显然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了。

可以明显的看到798的核心问题是产业化水平较低、产业布局随意性强,无法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条。只是简单的产品交易,画廊等机构只是从事作品的展示和展销,没有做增值服务。缺乏专门为艺术家进行包装、推广、提升的艺术家经纪服务,也没有专门为艺术产业办理产权交易、抵押贷款、艺术保险的艺术金融。”

其实 798 的问题,也是国内几乎所有文化产业园区的共同问题,他们无论规模大小,都几乎没有一个能够进化出整合形态,更别说进化成为生态圈的程度了。既不能提供别人无法取代的服务,又不能创造别人没有发现的新业务,798的品牌价值下降并不意外。



分析这些问题,是因为798的困境也是很多文化产业园共同面临的问题,城市艺术区究竟该如何规划建设?从国外情况看,每一个艺术区的成长发展都离不开当地政府的积极扶持与科学引导。比如,美国苏荷区发展之初方向不明,纽约市就明确提出全部保留苏荷区旧建筑景观,以立法的方式确认苏荷为文化艺术区。比如韩国的heyri艺术谷就明确定位为艺术区而不是旅游点,以利于艺术家的创作。


因此,结合798的问题以及纽约苏荷的经验,以下几点还是很有借鉴意义的。

首先要有非常准确的定位,只有做好了定位才可能做好可持续发展。

其次,在资金上、管理上要给予艺术区特殊的扶持政策,同时扶持政策要具备针对性和科学性,将优惠真正落实到艺术家创作本身,而不是那些平台建设上。

此外,也要让具备先进资源与管理经验的专业运营公司参与进来,承担起艺术家作品的生产、推广、营销等一条龙服务,加之政府部门的相关扶持,共同打造持续发展的模式和生态。

京师文旅集团_文旅战略研究_旅游目的地建设